幸福汇|雷厉风行、快准狠的关明生

2019-11-15  来自: 深圳幸福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 浏览次数:14

幸福汇

幸福汇

商业风云


曾经有人问关明生,他和马云的分工有什么不同。他打了这么个比方:“在我们公司,马云就是‘阿里爸爸’,我就是‘阿里妈妈’。”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看到提问者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他随即含笑补充道:“爸爸是明天会更加好,妈妈就是今日有饭吃,日日都有饭吃”。


于是,关明生就成了“阿里妈妈”。


吊诡的是,关明生这个“阿里妈妈”,做起事来可一点也不温柔。除了给阿里人饭吃,实际上也“剥夺”了一部分阿里人的饭碗。因为他既是马云请回来的帮手,也是“杀手”,以雷厉风行、快准狠著称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幸福汇

1949年,关明生出生于香港一个中产阶 级家庭。那时候的香港,由于殖民地的身份,大多数人喜欢把孩子送到英国留学。于是,在他16岁那一年,被父母送到了英国,就读于剑桥工业学院,获得学士学位。


从剑桥工业学院毕业后,他又考取了拉夫伯勒理工大学工程学学位和伦敦商学院的科学硕士学位。


关明生的职业生涯一路畅通。先是在财富500强企业BTR Plc担任中国区总裁,随后又跳槽到Ivensys Plc。在八九十年代,他回到中国,负责通用电气医疗器械部门在内地的业务,把通用公司的医疗器械在中国的销售收入从零提高至7,000万美元,成绩斐然。


如无意外,已经把家安顿在英国伦敦的他,计划在通用做到退休。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幸福汇

然而,2000年,猎头公司的一通电话打破他平静的生活,也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使得他毅然放弃了即将退休的安逸生活,加入了一个随时可能倒下的互联网公司,投身到了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的全新领域。


电话那头问他对加入阿里巴巴感不感兴趣。当时的关明生还不知道阿里巴巴是什么。猎头公司答道: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关明生心里既诧异也纳闷,自己在GE做了十多年,是一个“老经济人”,而阿里巴巴是一家代表新经济的互联网公司,为什么找他。


猎头公司解释说:马云现在在面试很多“新经济”年轻人,但是“新经济”马云已经知道很多了,他需要“老经济人”带去一套传统的系统,需要怎么把“新经济”变成一门实实在在生意的人。这打动了关明生,他决定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2000年10月,关明生赴约,前往北京的一家日本餐馆。陪同马云而来的还有CFO蔡崇信、CTO吴炯。在将近4个小时的时间里,马云一如既往激情澎湃地讲阿里巴巴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不过,四个人相当投机,相谈甚欢,面对桌上80元的饭菜,没人动过筷子。


蕞后,马云拍板让关明生坐自己的位置--总裁跟COO都是首席运营官。不过,蔡崇信觉得关明生看起来总是很温和,并不是蕞适合的人选。


就这样谈了大半年,也前前后后和阿里的高管谈了8 次,直到蔡崇信让波特准备一份阿里巴巴的组织架构图去面试他时,他才第 一次比较全方面地了解阿里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2001年1月6日,关明生从香港飞往杭州,正式加入阿里巴巴担任COO。当时他就住在招商宾馆里,120块人民币一个晚上,住了两年。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幸福汇

很久之后,他问马云为什么会选他。马云说自己大概十秒之内就决定要请他了,还给出了几个很有意思的原因:“第 一,你准时,和我约见面的别人几乎个个都迟到,有的甚至能迟到一天;第二,你面试的时候,进门之后先把脱下来的大衣折叠好放到窗台上才规矩坐下,我要是你可能就把大衣扔到地上,翘起二郎腿就接受面试了。”


关明生立即意会马云的意思--因为他和马云是不同的人。事实上,也正因为不同,他在阿里巴巴的十年,跟马云扮演者就截然不同的角色。马云唱白脸,他负责唱黑脸,扮“恶人”,凡是马云这些高管不好出面处理的都交由他代劳


初来乍到的关明生上任第 一天,阿里巴巴就交给他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大开杀戒”。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幸福汇

关明生加盟阿里的2001年,恰好赶上阿里巴巴第 一次大规模裁员。当时阿里正处于垂死边缘,整个账面上只剩下了700万美元。要命的是,阿里巴巴还没找到一条赚钱的路子,只见钱出不见钱进,马云头皮都发麻了。


于是,“杀手”关明生只带着蔡崇信一位帮手,就前往香港、美国、韩国、北京等多处办事处,“处决”了近200名阿里员工,硬生生将阿里人从300多人压缩到100多人。


光明生一系列快刀斩乱麻的手段,让蔡崇信重新打量起眼前这个他一度以为很温和的搭档。尤其是,美国一行,更是让他见识到关明生性格中的干脆利落。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幸福汇

年初一,关明生跟蔡崇信说要立马飞往美国硅谷打一场“硬仗”。蔡崇信不同意大过年的让人不安生,他想了想,对蔡崇信说,“那就年初二过去吧。”临走前,关明生的太太曾在报纸上看到过硅谷雇员被开除时枪杀雇主的事件,就让他穿件“防 弹衣”过去。


他笑着说,“我和Joe(蔡崇信)冲进去冲出来,非常快的。我们连饭店都不住,住在一个工程师家里,叫John(吴炯),John也说全部要杀掉,因为都是John请来的,都是冲着John过来的人。”


到达美国办事处,他一下子就把40多工程师全部干掉,而且,阿里巴巴当时留下来的员工,工资全部减掉了一半。这在阿里巴巴内部,就算谈不上人仰马翻,至少也是大动干戈了。


不过,关明生这一仗总算没白打,这个空降“杀手”也算称职。尽管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显得非常血腥,但也帮阿里巴巴止住了血,每个月的开支至少降低了一半。这意味着,之前仅能支撑半年的钱,现在蕞少可以维持一年。


但是同时,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原则:杀人是不能杀千刀的,杀人不是为了被杀的人,杀人是为了留下的人。因为他深知,杀人一 定要杀一刀,就一个机会,这刀过后,如果再有第二刀的话,这个创伤就太大了,很可能就变成不可以弥补的伤痛。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闹得人心惶惶,大家纷纷揣测着有没有第二刀,后来发现这一刀并没有补上,暂时松了一口气。其实,过了一个月轰轰烈烈的“杀人”时期,阿里就开始有一点点收入了,到年底,现金流实现正数,网站用户也达到100万。


然而,10年后,关明生也不得不再一次提起刀去“杀人”。如果说,第 一次挥刀是因为初来乍到,跟大部分人都不熟容易下手。那么,第二次,就不太容易了,毕竟还是与他共事多年的战友。


2010年,阿里巴巴出现第二次大动荡,包括关明生在内的阿里高层刮骨疗伤,决定清理掉1107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与此同时,公司CEO卫哲、COO李旭辉主动承担责任向董事会引咎辞职。


虽然,这一次,并不是关明生亲自出手,但他参与了表决。在几天的内部高管会议里,彭蕾、郑俊芳等高管说到激动处留下眼泪,可想而知,要处理这件事情有多纠结。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幸福汇

想必,这一件事对关明生也触动很大。而这一年,他已经62岁。2010年12月16日,他二次投资淘课,并正式出任淘课集团董事长。


这其实已经有了离开的征兆。2011年2月21日,也是CEO卫哲和COO李旭辉双双递交辞职信的这一天,关明生自己也亲手递上辞职信,离开了阿里巴巴


关明生对阿里巴巴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多年以后,有人在回顾起阿里巴巴的发展史之际,给出的结论是:关明生这位阿里巴巴早期的“铁血宰相”,是鼎力帮助马云度过互联网“冰河季”的重要人物之一


马云对他也甚是感激。2008年7月,马云在比尔·盖茨西雅图的豪宅遇到了自己的偶像--原通用电气CEO杰克·韦尔奇。聚餐时,他告诉韦尔奇,阿里的成功也有通用电气的一份功劳。


因为,2001年年初的时候,马云告诉关明生说:“我的梦想是要跟杰克·韦尔奇平起平坐,如果有一天我见到他,我要感谢他培养了你来帮助阿里巴巴。”他也说到做到了。


刀起刀落之间,无论是对阿里巴巴,还是于关明生而言,其实都是一股强大的阵痛。但是,拍案叫绝也好,心生怨念也罢,“恶人”总要有人做。


现实就是如此,任何人都是被历史的潮流推着走,不容你考虑清楚,也不会在乎你是否准备好。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来源:电商报

幸福汇|郑东明|企业顶层设计|

幸福汇

若需要企业顶层设计,可以联系幸福汇,有郑东明导师为你企业指引明路。

幸福汇

服务热线

深圳幸福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

020-86099217

地址:广州番禺大道北960号番山智库总部园区5号楼5A01-02室

幸福汇文化机构——专注企业顶层设计·落地提升经营绩效

品牌主讲导师:郑东明博士

技术支持:广州易得网络推广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粤ICP备19115129号-1

本站关键字: 企业顶层设计 郑东明博士 企业培训机构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